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作战 凭什么“尽打神仙仗”?

发布时间:2021-08-12 23:27:16 来源:太阳网集团8722

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作战 凭什么“尽打神仙仗”?
 

  粟裕运兵如神,被相邻战区的最高军事指挥员赞为“常胜将军”,东北战区的最高军事指挥员称为“尽打神仙仗”,却到底还不是“呼风唤雨”的真神仙。

  粟裕对江西中央苏区时期王诤与公秉藩那部大功率电台,以及红军技术侦察队印象很深刻,因此后来独当一面时,便将朱毛当年运用现代科技获取情报的手段发挥到极致。

  日本投降,国共新的战事即将开始的1945年11月,粟裕被任命为华中野战军司令员,负责抗战期间华中局和新四军管辖地域的征战事宜。

  他上任伊始,就建立了司令部情报处,代号“四中队”,朱诚基为主任,共有技术侦察人员40余名。这些人都是粟裕多年来精心培养的“千里眼”、“顺风耳”。

  曾说,东北野战军总部的情报部门“能顶得上一个主力纵队②”。粟裕“四中队”的能耐自然也不差。

  早在1942年冬,时任新四军1师师长的粟裕,就专门从司令部通信科抽调人员,单独组建无线电技术侦察台,配有当时的“高科技”设备:三台收音机。

  就是这么简陋的设备,很快就发挥了超强的作用,竟然侦察到了南京汪精卫的“国防部”与苏中伪军各师、旅、团甚至独立营的电台,其中包括伪军陆军总部、苏中扬州绥靖公署、海安伪26师等部的电台。

  这么多敌台,无线电技术侦察台那几个人手当然应付不过来。他们就按粟裕的作战意图定点监控,直接给他提供伪军动向和上传下达的电文,以掌握日军的行动。

  苏中能建成“进可攻,退可守”的“关中”,以及新四军一师能建立抗战中“最大的功劳”,技术侦察台的确功不可没,粟裕因此常常予以首肯和嘉奖。

  进入与蒋介石争夺天下,开始大兵团运动作战时期后,粟裕对无线电侦察更为重视了。

  曾是四中队成员的刘鸿甲老人,60年后还清楚地记得电台的“滴嗒”声与0至9数字之间的转换关系:嗒就是0,滴嗒是1,滴滴嗒是2,滴滴滴嗒嗒是3,滴滴滴滴嗒是4,滴滴滴滴滴是5,嗒滴滴滴滴是6,嗒嗒嗒滴滴是7,嗒嗒嗒滴是8,嗒嗒嗒滴是9。

  “可别小瞧了这10个数字。敌台发出的信号就像风一样,稍纵即逝,很短的时间就要听清楚并抄录下来,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刘鸿甲老人回忆起来,依然有满腔的自豪。

  手写自然赶不上耳听的速度,因此侦听时,必须一边抄录,一边得把来不及抄录的电码记在心里。

  刘鸿甲从培训那天起,就反复背诵不同电码的组合,吃饭背,走路背,晚上睡觉前也还得温习一番。

  回忆起当时用功的情景,刘鸿甲老人有无限感慨:“不夸张地说,就连说梦话也都是滴滴嗒了。”

  无线电联络最担心的是被侦听,只要知道对方联络的频率和时间,侦听人员就成了隔墙有耳的“第三者”。

  战场上,刘鸿甲负责侦听,对方电台也不傻,有自己的反侦听,不断更换联络频率。“这就要求我们侦听准确,尽快破译他们的电报内容。”刘鸿甲老人说。

  他在四中队还练就了跟踪对方电台的“密笈”,无论他们如何狡诈多变,更换频繁,他啪啪旋转几下调频,就能从成百上千套频率中锁定对方。

  他只说感觉像多年的老渔翁,一看到水面上冒出的凌乱水泡,就能一眼分辨出哪些水泡下有鱼,哪些没有,对着“鱼泡”一网撒下去,绝不会有侥幸的“漏网之鱼”。

  老人回忆说,只要他一坐到电台前,听到对方电台的的嗒嗒的声音,手中的笔就不停记录0至9的数字,有时一写就是厚厚一叠纸。

  这些数字当然是极为重要的宝贝,关系到战役胜负、部队存亡。因此都会被迅速送到破密部。破密整理后,又由专人第一时间直接交给粟裕参考。

  1946年6至7月间,粟裕所在的苏中成为蒋介石重新“统一军令、政令”的最先进攻之地,“七战七捷”战役因此打响。

  粟裕运筹帷幄,调兵遣将之余,不忘将四中队带在身边开赴前线。他再三告诫四中队:“要战胜敌人,必须及时掌握他们的动向;战争不仅靠能打和吃苦耐劳的精神,还要用科学手段了解敌人的意图;你们的技术必须与敌人同步,跟上敌人甚至超过他们,才能战胜敌人。”

  战役进行半个月后,蒋介石的整编65师、整编83师起用了最新“高科技”设备:美制V101步话机。

  但“土八路”们的脑子好使,很快就摸索出了门道,虽然声音小了点,但还是能听清军说话的内容,从而牢牢锁住了他们的电台。

  “七战”之一的海安战役中,粟裕命令坚守了5昼夜,歼灭军2000多人的华中野战军7纵主动撤出海安城。

  整编65师160旅、187旅,整编83师的63旅等部“乘胜”前进,先后进入这座早已坚壁清野的空城。

  不久,四中队就听到他们的长官,纷纷用步话机向司令官李默庵“报捷”:我们不仅占领海安,还消灭共军2至3万人,共军目前已溃不成军,向北逃窜。

  李默庵这个“天子门生”当然很兴奋。不过,脸上的笑容还未消失,粟裕就给他当头一棒,指挥埋伏于海安东北角的华野主力突袭李堡,打掉了他美械装备的精锐人马9000余人。

  大战之后,粟裕专程赶到四中队慰问,高兴地说:“打完仗后,我其它单位没去,就是先来看望你们……你们是我们的千里眼、顺风耳。”

  他还给四中队解说了自己主动撤出海安的意图:在撤出海安前,已故意在海安以北公路两侧和稻田丢下不少破枪、饭锅、米袋、背包,造成溃逃的假象,助长敌军骄傲松懈情绪,同时也使李默庵的战线拉长,兵力分散。因此,华中野战军仅用16个小时就能大获全胜。

  有功必赏。不久,粟裕交代副官处,给四中队每人发了一件汗衫做为奖励;还专门给四中队配备骡马、汽车,在行军时为他们运送设备,以保证侦听的顺利开展。

  对此战中侦听表现格外出色的四中队成员汤聿文,粟裕还额外给予“重奖”,送给他一支缴获的美制铅笔,勉励他再立新功。

  1947年1月,粟裕指挥的华中野战军和陈毅指挥的山东野战军正式合并,改称华东野战军。四中队这支“不能登报,不能传播”的奇兵,又成了华东野战军的“法宝”,在连战皆捷的宿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华东野战军司令部作战参谋秦叔谨后来对笔者回忆说:“打仗最重要的一项工作是情报工作。没有情报就搞不清对方的兵力、番号,这个仗怎么打?华野司令部有个情报机构四中队,专门负责侦听情报。情报和地图都由粟裕亲自掌握。”

  他说:“的东北民主联军司令部有个副科长叛变投敌后,敌人就知道了我们的侦听手段厉害,开始谨慎了,传递命令不用电台,都用人工传递,骑兵、通讯员……孟良崮战役前,粟裕就不好打仗了,摸不清敌情啊!我军打仗的特点都一样,华东的敌人得到东北敌军的通报就很谨慎了。粟裕只好把几个纵队调来调去,以调动敌人。9纵的不理解,发牢骚,对粟裕说:你们当官的在地图上一卡一卡的,我们当兵的是两条腿。陈毅在旁边听到声音不对,就接过电话说:这是耍龙灯,要坚决执行命令……”

  这年7月,为支援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陈毅、粟裕率华野总部以及主力部队奉命开进中原,转到外线作战。

  粟裕考虑到四中队一直跟随自己行动,因为频繁转移,行军途中无法架设机器,漏掉了不少重要情报,因此指令朱诚基将四中队一分为二,分成了前后梯队:前梯队由杨明达负责,跟随野战军总部行动;后梯队则由朱诚基负责,驻扎在黄河以北相对安定的聊城、朝城地区,所获情报及时通过电台发往前梯队,然后转给粟裕。

  汤聿文有个几乎无人可及的长处:发报的速度很快,每分钟达150字,而且准确率极高。在1948年豫东战役期间,各种情报更多更急,但汤聿文发往前方的情报,国军自己还没有收到电报,人马尚未调动,四中队的前梯队却早已收到了。

  前梯队的刘鸿甲则在多年后,仍然记得粟裕代司令员在豫东战役后对四中队的夸奖:你们就是我粟裕的“耳朵”。

  对这些幕后的无名英雄而言,大概再没有比统帅给予的这个荣誉更能使他们感到自豪与欣慰的了。

  粟裕的这只“耳朵”,后来一直跟随他走过一个接一个的战役经典:济南战役、淮海战役、上海战役。

  在朝鲜战争爆发之前的1950年春节后, 四中队还成功地侦听到了朝鲜半岛的动静,立即报告给了第三野战军代司令员粟裕。粟裕据此分析后,向和汇报:朝鲜可能发生战争。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两天之后,美国总统杜鲁门正式宣布出兵朝鲜,直接插手这块东亚的战略要地,以便近距离窥伺红色苏联与中国。

  仅仅半个月后的7月7日,和中共中央就决定组建野战军级别的东北边防军,指令粟裕担任司令员兼政委,随时准备开赴朝鲜参战。他还决定,一旦参战,“改穿志愿军服装,使用志愿军旗帜③。”

  然而令人扼腕长叹的是,已成为第一“救火队长”的粟裕因战伤复发,不能赴任。不久,他经批准,不得不前往苏联治病,从此离开了自己灵敏的“耳朵”:四中队。(选自《名将粟裕珍闻录》,北岳文艺出版社2009年12月版,作者张雄文)

上一篇:宋道教壁画的典范——《朝元仙杖图 下一篇:紫霞仙子与至尊宝对视城堡下一场陆上行舟装置艺术节带你尽情领略公共艺术风采
要闻推荐
太阳集团游戏官方网址

“最寂寞”春运岗是“最美”风景线

清晨,北京的槐房路道口旁,值班室里的压道铃嗡嗡响起,道口 [详细]

紫霞仙子与至尊宝对视城堡下一场陆上行舟装置

2021年5月1日,宁夏银川一场由镇北堡西部影城主办的陆上行舟第 [详细]

太阳集团2138手机版 更多